记忆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记忆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躲在网络背后的爱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4:22 阅读: 来源:记忆枕厂家

在朋友圈里,有一个低调的“骑马哥”,高中时因家庭贫困辍学,无缘大学,靠做小买卖赚到第一桶金,成为一名小企业家。没能走进大学校门却成为他心中永远的遗憾。不过,在近10年时间里,“骑马哥”却悄无声息地做着一件事情——先后通过网络等方式搜寻并资助51名贫困学生实现大学梦。

直到今年入围中国文明网的“中国好人”候选名单,“骑马哥”的真实身份才被网友们知晓。

“秘密工作”已十年

“骑马哥”资助的第一个学生叫小吉。2006年夏天,出身贫困的小吉在高考时因为营养不良晕倒在考场,被救醒后坚持一边挂着吊瓶一边考试,最后还以630多分的高分考入上海交通大学。“骑马哥”为小吉垫付了入学的第一笔学费。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小吉知道有一个人秘密帮助着他,却一直打听不到好心人是谁。

此后,“骑马哥”决定把这份“秘密工作”继续下去,他从学校获得贫困学生的名单,每年固定资助几名贫困学生。但后来因为他经营的暖气片厂生意一度困难,学校善意地终止了向他提供贫困学生名单。

然而,“骑马哥”的秘密工作却没有终止。执拗的他将爱心转向了网络助学。

“骑马哥”发现,在各大媒体网站、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内有许多贫困学生的求助信息,于是便化身“骑马哥”转入了网络世界。他在网上寻找资助对象,然后背着资助的学生,亲自走访学生的家庭和学校,在暗中完成一场场爱心援助。

2014年夏天,朋友圈里的一条消息传播开来,山东潍坊市寒亭区的一对“破烂王”夫妻不幸遭遇车祸,丈夫身亡,妻子双腿粉碎性骨折,家中的大女儿汪静(化名)成绩优异并且马上面临上高三。“骑马哥”在微信里看到朋友转发的消息,很快便找到了汪静的家,将5000元学费转至汪静的账户。

在“骑马哥”资助的贫困学生名单中,有山东浮烟山中学的孤儿刘丽(化名),有父亲残疾、母亲不知去向的男孩周旗(化名)……这些被网友传播的悲情故事,却因为神秘“骑马哥”的参与,有了一个个温暖的结局。

在近10年时间里,“骑马哥”帮助了共计51名贫困学生,爱心捐款达到50万元,受捐的许多学生都进入了名牌大学,有的如今已经大学毕业,告别了贫穷,在城市里做着令人羡慕的工作。

“骑马哥”到底是谁

人们不知道的是,在网上赫赫有名的助学者“骑马哥”,自己却有一个未圆的大学梦——学习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三的他,高中只念了3个月就被迫辍学。

因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骑马哥”无缘大学,他只能早早地在当地找到一份卖苦力的工作,分担家庭的压力。对父母不能供他上学的现实,他并没有埋怨,却在心底遗憾自己没有走进大学的校门。

“骑马哥”说,他记得当时的学费只有几毛钱,但对于一个多一分钱都拿不出来的家来说,几毛钱足以将他挡在学校的门外,“现在也是一样,一些学生的家里,真的是多一分钱也拿不出来。”“骑马哥”说,他见过许多穷困潦倒的家有一个好孩子,这个孩子可能是这个家唯一的希望。一笔看起来并不多的捐款,却可以改变一个贫困学生的未来,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

“骑马哥” 的微信头像是一张远远地骑着白马纵横驰骋的照片,他说自己特别喜爱骑马时的自由奔放,所以在他探访受助者的学校及亲人时,被人问起名字,他就自称“骑马哥”。受助的学生只记得,帮助他们的是一名“骑马的叔叔”。

后来,这位“骑马的叔叔”陆续收到孩子们写来的或求助或感谢的留言:“我会不顾一切地去实现它,我的理想是考上清华大学,这个理想除了对父母说过外,跟谁也没提起过,但是我却愿意与您分享。”“您没有义务帮助我,但您却用爱心来帮助我,使我们一家人非常感动,我会用努力学习回报您。”……这些留言鼓励着“骑马哥”将“秘密工作”坚持下去。

渐渐地,“骑马哥”爱心助学的故事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和网站上被网友们越传越广。今年夏天,“骑马哥”被网友推选参加中国文明网“中国好人”评选。这时,大家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山东昌邑人张兆强。张兆强一举获得近10万的网友投票。虽然最终因为各种原因未能评上奖,但这份殊荣让他在网上网下更火了。在昌邑这个不大不小的县城里,“骑马哥”成了好人的代名词。

也直到此时,“骑马哥”周围的一些亲人和朋友才知道,原来这位平时花钱有些小气的家伙,竟然如此大方地把钱给了没有任何关系的贫困学生。一些亲友被他的事迹感染,也做起了爱心助学的公益事业。

贫困是孩子的隐私 助学请躲在“暗处”

在“骑马哥”公司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面“如风雪中送炭,似寒冬里暖阳”的锦旗。这面锦旗内容中的“送炭”和“暖阳”,与“骑马哥”从事的暖气片制造生意有关,所以成了他挂出的唯一一面锦旗。其他来自学校和学生家长赠送的锦旗全都被他藏在了橱柜深处。

“曾经一个学生学习非常优秀,因为家中突遭变故,就通过朋友圈向社会求助,我也参与了帮助。但是她的事情被学校知道后,同学都在议论她,她只好转了学。最后虽然学费的问题解决了,学习成绩却一直在下降,也没能考上大学。”“骑马哥”说,虽然捐款的人并没有恶意,但是大张旗鼓地传播与渲染一个学生的悲惨,会让他感到自卑,无法再以正常的心态面对生活和学习。

后来,“骑马哥”不再参加学校举办的,那种一群学生面对老师、同学、家长接受捐款的“高调助学”仪式。他选择躲在网络背后伸出援手,总是背着孩子们,独自探访他们的家庭和学校,“因为这种方式不会在给予贫困学生帮助时,对学生的自尊造成伤害”。

在“骑马哥”看来,躲在“暗处”助学是最好的方式。“贫困是一个人的隐私,一些助学捐款的仪式像是在消费贫困学生的悲剧,炫耀捐款人那点微不足道的施舍。如果助学转到幕后,在网络世界等‘暗处’完成救助,公益才更加完美。”(赵松刚)

晋中西装订做

乌海定做工作服

晋江西装订制

百色职业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