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记忆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舰娘物语

发布时间:2021-01-22 07:01:51 阅读: 来源:记忆枕厂家

1.女仆长的故事

「玛德,这图怎么这么难啊!」我躺在床上看着只剩三分之一血的女仆长

(贝尔法斯特)不由的骂了出来,谁便一提我是一名普通的17岁高中生,正在

玩一款叫碧蓝航线的手游,现在的我正在打新出的11图,这图的难度相当之大

尤其对我这种手残党来说,只是打了一个大型主力舰队女仆长就没有多少血了,

「算了,不打了,睡觉。」决定当咸鱼的我选择了撤退,便关了手机开始睡觉。

「主人,主人,醒醒…」

在呼唤声中我逐渐醒来,发现自己没有在床上而是趴在一张大桌子上,而这

里一切都那么陌生,我在那里?我不由的想「主人,不要太勉强自己哦累的话就

去休息吧。」思绪被少女的声音拉回,发现一名银发穿着女仆装的少女站着我旁

边。

「你是谁?」我疑问道,少女宛然一笑道:「啊咧,主人莫非忘记了自己最

可爱的女仆?这可不是一位绅士应有行为。」

「贝尔法斯特?」

我吃了一惊,这熟悉的声音和性格除了我家的女仆长还会有谁?「那不是个

游戏吗?」

「啊咧,莫非是睡糊涂了?连现实和游戏都分不清了吗?」好吧又是这种语

气,看了是贝尔法斯特无疑。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我为什么会在游戏里?

我不是应该在家里的床上睡觉吗?哎呀好烦啊,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我的舰

娘们又不会害我。

「贝尔法斯特,和我一起逛逛镇守府吧(舰B上没有说叫什么,就叫镇守府

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对女仆长开口说到。

「啊咧,那么这算是婚后的第一次约会吗?」

女仆似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戏弄我的机会。婚后?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但

婚了女仆长而且好感度是200,也就是说我就算现在把贝尔法斯特按在这里干,

她也不会有一点反抗,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的身体就开始燥热,毕竟我之前一个

女朋友都没有,现在又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可以干,而且还是个制服,可想而知

对我的诱惑有多大。

但现在不是时候,最重要得是熟悉一下镇守府。打定主意后我对女仆说道,

「对,不知女仆小姐可以给我这样机会呢?」

「可以哟,主人的话什么都可以哦。」女仆笑着贴近我对着我的耳边用一种

极其挑逗的语气说「哪怕现在h也可以哟。」

这句话像是有魔力一般让我放空了一切,闻着近在咫尺的女孩身上的香气,

我居然神使鬼差的用颤抖的语气说出了「拜托了」

在镇守府宽大的司令部里一名身穿海军军装的少年坐在椅子上,一名穿着女

仆装的少女半跪在少年的胯下用手和嘴服侍着少年,那少年正是我,而为我服务

的自然是贝尔法斯特。女仆不断的用手上下撸动还不时的用嘴含住睾丸或龟头,

还用舌尖划过马眼,这种感觉要比自己手淫时刺激上百倍。

强烈刺激使我开始喘息,听到我的喘息声女仆更是变本加厉的刺激我的下体,

受到如此猛烈攻击的我不由的「啊…唔…嗯」了起来,强烈快感让我的吉吉开始

跳动起来。

「哈,哈又变大了呢,这就要射了吗?」女仆在服侍我的同时也不忘嘲讽我

(还真是符合贝尔法斯特毒舌的属性)

「唔,哈,主人快射了吧,在我的嘴里射出来吧」嘴角挂着唾液的女仆用着

极具魅惑力的声音说到,还顺便用舌头将嘴边的先走液舔进嘴里,看到如此淫乱

的一幕,我再也控制不住精关,将所有的精液射到女仆的嘴里、脸上和身上。

如此强烈的射精持续了大概十几秒,巨大的射精量让我有些头晕目眩。但在

女仆将嘴里的液体全部咽下去后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说到「啊咧,一分多钟就射出

来,主人莫非是早泄?」还真是一个毒舌的女仆呢,我不由的想。

粘稠的精液在女仆的身上肆意流淌,看到这相当淫乱的一幕,我已经发泄过

一次的肉棒又开始立了起来。「又想要了吗?可以哟,为主人排忧解难可是女仆

的义务。」

贝尔法斯特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用自己那丰满的乳房夹住了我的肉棒,女仆

雪白的乳房带来异常柔软的触感,既没有疼痛,也没有一丝的间隙,给我一种我

的龟头被柔软的羽衣紧紧捆住的错觉。强烈的快感袭击着我,我的表现甚至连第

一次都不如,为了不那么快射出来,我只能紧咬牙冠抵御这强烈的快感。

「主人的表情很棒呢」

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仆出言挑逗:「快点射出来吧,主……人……」还不断的

用舌头刺激龟头和马眼。

biu,biu,biu我一下没有忍住,精液如同决了口的洪水一样喷射

而出。将生命的精华洒在女仆的脸上和身上。

射精的快感使我的大脑当机了一会。

「啊咧,又射了吗?主人还想再来一次吗?」贝尔法斯特接着用魅惑声音说

「用我的下面也可以哦,为主人献上一切也是女仆的义务哦!」

我逐渐从快感中回过神来,便听到了如此露骨的话,已经发泄了两次的肉棒

又有了复苏的趋势。却看见女仆站了起来并坐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慢慢的将自

己的裙子拉开,露出了里面的吊带袜和蕾丝胖次,如此有冲击力的一幕摆在我的

眼前,身下的肉棒树立了起来,我刚想用手去摸贝尔法斯特的私处,但却被女仆

摁住了手。

「主人,我说的下面是脚哦,你是不是意会错了?」

「你的主要任务是看主人笑话吗?」

「不是哦,只是主人困扰的神色很吸引我哦。」

「唔,那就拜托你了,用脚…」我还是没有抵挡住诱惑,用微弱的声音说出

来我的请求,女仆出奇的没有挑逗我反而一本正经的回答到「请期待女仆表现哦。」

丝袜触感是什么样的呢?

关于这个问题也许只有经历过足交的人才有资格回答,与口交和乳交不同足

交并不温柔反而有一些粗暴,但是这点不足与其带来的快感完全微不足道,可爱

的女仆正在自己面前一边用手自慰一边认真的用脚在肉棒上撸动,那淫荡的一幕

可以令所有的男性血脉喷张。

「呐,主人,女仆的服务如何呢?」一边用脚灵活的为我撸动肉棒一边发出

了询问。

而我沉迷于足交的快感而无法回答,这有点引起了女仆的不满,我明显感觉

到踩在肉棒上的力度在加大,轻微的痛苦使我不敢怠慢「嗯,很舒服,请轻一点。」

「好的,如你所愿,不过主人肉棒的先走液有点多。」

正如贝尔法斯特所言,从龟头溢出的先走液已经将女仆的丝袜打湿,而我也

知道我又要到极限了。

终于在女仆的攻击下,我的肉棒再一次biubiubiu的射出了精液,

射精量比着前两次有增无减。

看着被我的精液所弄脏的丝袜女仆又用恶作剧得逞般的语气说到「啊咧,又

射了这么多呢?就这么迷恋于女仆的脚吗?」

「我还想要,我想要你,贝尔。」我喘着气将话说完。那怕我已经射过三次

但燥热的心却没有冷却,我想要女仆,拿走她的第一次。

「好狡猾啊,突然这么说,我会很困扰的。」女仆的脸似乎红了但她还是红

着脸把话说完了「不过如果是主人的话,什么都可以哦。」

我缓缓的解除了女仆所有的武装后,便被那块宝地所吸引:稀少的阴毛,饱

满的阴唇,像个雪白的馒头,一条粉红色的肉缝,肉缝里淫水跟内裤连成一条银

线,然后慢慢断开。

裤子都湿透了,水都快流到床单上了我轻轻松松的解除了她最后的武装。稀

少的阴毛,饱满的阴唇,像个雪白的馒头,一条粉红色的肉缝,肉缝里淫水跟裤

子连成一条银线,让后慢慢断开。内裤都湿透了,水都快流到办公桌上了。

「贝尔,已经湿透了哦」我突然发起坏来用手指插进女仆的密穴并开始挑逗

女仆「为什么会湿透呢?明明还没有插入啊。」

「啊,那种事不用说我也知道啊!还有,不要,那么玩弄那里啊」在我的攻

击下,女仆的话都说不完整了「都都怪,主人,所以才湿了啊!」

感受到女仆变化的我加大了手指爱抚的力度,终于让贝尔法斯特迎来了第一

次高潮。应该可以了吧,看着女仆泛滥成灾的下体我这样想到,以防万一我还是

征求了一下贝尔法斯特的意见「可以吗?」

「嗯,可以哟,插进来吧。」

男人第一次做爱总会因为各种原因提前射精,而我由于之前的几次,是不会

遇到哪种问题的,可是现在摆在我面前困难是插不进去,是,你没有看错就是插

不进去,明明龟头对准了,一提腰就没有插进去了,来回试了好几次就是进不去,

女仆眼中的笑意也越来越浓。

终于在第七次失败后,女仆再也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主人

好笨啊,还是让我主动吧。」说完便让我坐回椅子上,自己从桌子上起来跨坐在

我的腰间。「唔···」

用吻将我想说的话堵了回去,一只手抱紧了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肉

棒并把自己的大腿分了开来。轻柔的将龟头按进了自己的阴唇,然后便缓缓的坐

了下来,我当时就感觉到四周的软肉向中间箍紧,就再也进不去分毫。

女仆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让自己放松,我的肉棒就强忍着快感缓缓前进,

肉棒插入一半时,我感觉到龟头碰到了阻碍,我知道那便是女仆最后的防线。我

顿了一下开口说:「贝尔,忍一下很快的。」

「嗯,没关系哦,不用在意我,只要主人你高兴就好了。」得到同意的我也

不客气,腰部发力,使劲往上一挺,便刺穿了女仆最后的防线。

「啊!」贝尔不由自主地惨叫出来,俏丽的小脸上满是痛苦。我的感觉也好

不到哪里,感觉自己的肉棒下一秒就可能会被四周的媚肉夹碎,我轻轻的舔贝尔

法斯特的乳头帮她减少一下痛苦,慢慢的我感觉肉棒四周开始变松了,大喜过望

的我连忙开始了活塞运动,女仆的叫声也不再单是痛苦,反倒夹杂这淫荡的喘息。

我们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对话也开始淫荡起来。

「嗯…主人快一点,我变得奇怪了」

「贝尔舒服吗?」

「嗯,嗯…啊…嗯,有什么感觉要出来了」

「贝尔,一起高潮吧」

「嗯,我也想和主人一起高潮」

我再一次加快了速度,强烈快感令我接近高潮,我又问了下:「贝尔,一起

吧。」

「主人,一起,一起高潮,啊――」我的肉棒又被加紧,一股淫水也打在我

的龟头上,再也忍不住的我将精液射向女仆的子宫。

「主人,射这么多,会怀孕的。」

我躺在床上怀里的女仆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不就是怀孕吗?我又不是

养不起」我豪气冲天的说。

「那还真是可惜了,我正在安全期,刚刚是骗你的。」

「还真是调皮的女仆呢」

「呐,主人如果想要我为主人传宗接代的话就要多多努力了。」

我看着怀里的贝尔法斯特说:「嗯,一起努力吧。」

end

神魔传手游

雷电堂

原始人也疯狂游戏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