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记忆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郭晓冬和哥哥郭晓峰的人生一起炫起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5:43 阅读: 来源:记忆枕厂家

2011年10月末,被称为“中国版变脸”的谍战大戏《我是真的》完美收官,并在六大卫视齐齐夺冠。庆功宴上,该片第一主角“桑义州”的两位饰演者共同亮相,他俩就是郭晓冬与郭晓峰,或许仍然有很多人不知道,他们是亲兄弟。

如今,郭晓冬已是家喻户晓的明星,鲜为人知的是,当年是哥哥郭晓峰主动放弃了工作,千里迢迢地陪着郭晓冬进京,这才圆了弟弟的演员梦。同时郭晓峰自己也进入了影视圈。端起酒杯,兄弟俩陷入对往事的无尽回忆之中……

出身寒门,北漂的生涯几多苦难

郭晓峰兄弟俩出生在山东省临沂市的一户农民家庭。1992年,郭晓冬是莒南县邮电局的邮递员,哥哥郭晓峰则在一家企业里当司机。这年4月,郭晓冬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则北京电影学院举办夏令营的消息,学费500元,来回路费自理,郭晓冬心动了,并将自己参加工作时的一笔风险抵押金提了出来,千里迢迢地奔向了北京。

夏令营的半个月时间,郭晓冬在电影学院里学习表演,到北影厂参观,这一切对他来说是那样新奇。第二年3月,他决定辞职报考北京电影学院,他的这一决定引起父母的强烈反对,可是郭晓峰却大力支持他:“晓冬,既然你拿定了主意,那就尽力去闯吧,家里你放心,一切有我呢!”

在哥哥郭晓峰的大力支持下,郭晓冬怀揣着200元,义无反顾地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然而,让他极度失望的是,他连初试都没有过。此时,除去报名费之后,他的身上只剩下30元钱,郭晓冬的心头自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恐慌。这时,从一起报名的同学口中,郭晓冬听说八一电影制片厂经常招聘群众演员,一天有10元工资,还免费提供一顿饭,这个消息让他喜出望外。

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郭晓冬每天都苦苦地守候在八一电影厂门前,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半夜饿得睡不着时,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要是哥哥郭晓峰在身边就好了,有他在,自己什么也不怕!”可是,哥哥怎么会来呢?几乎快陷入绝望的郭晓冬鬼使神差地给哥哥打了个“报喜”的电话,他要把哥哥忽悠到北京:“哥,北京可好啦!我做演员了,每天收入10元钱,还管饭,天天吃肉,你来吧,我俩一块赚钱……”

郭晓峰对表演的热爱一点儿也不亚于弟弟,在弟弟的“忽悠”之下,他很快来到了北京。见哥哥真的来了,郭晓冬又惊喜又愧疚,他垂着头向哥哥认错:“哥,我一个人实在撑不下去了,可又不想放弃,你骂我吧,骂痛快了好解气。”不想,郭晓峰一把搂住了他,心疼地说:“你早该对我说实话,早说,我早就过来帮你了。有哥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郭晓峰的话,让郭晓冬泪流满面。

第二天,兄弟俩在北京邮电学院租了一间地下室,郭晓峰就像一座灯塔,重新照亮了弟弟寻梦的路。

1994年夏天的一天晚上,郭晓冬半夜醒来上厕所,脚突然触到了水里,郭晓冬吓得尖叫起来:“哥,快点起来,发洪水了。”郭晓峰忙起来查看,原来,暴雨整整下了一夜,积水灌进了地下室,鞋子已经随水漂走了。郭晓峰喃喃道:“这里不能再住人了,如果漏电,就太危险了。”

第二天,兄弟俩搬到了北京科研所的一间地下室,租金涨到了300元。为了摆脱困境,郭晓峰白天去建筑工地打工,让朋友帮忙接夜场戏,下班再去赶场,长期的体力透支,他的身体很快就吃不消了,经常头晕和恶心。哥俩儿在举步维艰之中熬到了1995年春节。这天,父亲来信说家里欠了1000元债,郭晓冬东拼西凑,好不容易筹齐了,却再也借不到回家的路费,只得在给父亲寄钱时,留言说有戏要拍,哥俩都不能回家过年。

那是兄弟俩第一次在外过年。大年三十,郭晓峰买了一只烧鸡和一瓶二锅头,和弟弟“欢度除夕”。当晚,郭晓冬久久未能入眠:“哥,我一直希望会有属于我们的北漂童话,可是没有。哥,我快撑不住了,要不,咱俩干脆回家吧。”郭晓峰猛地推了弟弟一把:“回家,咱们拿什么脸回家?回去让大家笑话?给爹娘丢脸?”最后,兄弟俩约定,再拼搏一把,如果还没有什么改观,那只能卷铺盖回家,即使再丢脸也不能有任何怨言。

随后的两年间,幸运之神始终都没有眷顾郭晓冬,可是,哥哥郭晓峰却无意中赢来了人生的转机。1995年底,八一电影制片投资战争片《大转折》,郭晓峰被导演挑中,饰演其中的一名警卫员,他以每月1500元的工资进驻剧组。有了稳定的工资,郭晓峰的压力小了不少,兄弟俩也不用为生计发愁了,郭晓冬终于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复习当中。

1996年,郭晓冬终于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可是,由于他只是初中毕业,没有办法完成调档。郭晓峰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个念头就是:绝不能让弟弟这样完了!他找到班主任崔老师,动情地把兄弟俩北漂的经历讲述了一遍,崔老师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当即决定帮郭晓冬一把,请求学校特批,以同等学历将他调档入学。当鲜红的录取通知书拿到郭晓冬面前时,他流着眼泪说:“我一直觉得,自己跟幸福有很远的距离,没想到,幸福真的来了……”

相濡以沫,走出泥泽时云淡风轻

2000年7月,在哥哥的精心呵护之下,郭晓冬顺利完成了学业,成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一名演员。然而,初进八一电影制片厂,郭晓冬连一句有台词的戏都没有接到,上了四年大学,还是个“群众演员”,郭晓冬沮丧到了极点。郭晓峰开导弟弟:“不怕机会不来,就怕机会来了把握不好,你学习了许多演技,但与专业演员相比还有不少差距。你一定要在角色中细细揣摩,只有这样,当机会来临时,你才能抓住啊!”在哥哥的安抚下,郭晓冬的急躁情绪渐渐平复。无戏可拍的时候,他就在家里看电影,观摩别人的表演。

两年的卧薪尝胆,终于让郭晓冬等来了机会。2002年底,他在电影《暖》中饰演男主角。该片情节简单,对表演功底极具考验。

然而,就在郭晓冬进驻剧组的第三天,他突然接到哥哥泣不成声的电话:“晓冬,爸爸走了。”这一噩耗如五雷轰顶。原来,一直患有心脏病的父亲进城办事时,乘坐的公交车差点出了车祸,因惊吓过度,父亲到家没几分钟就走了。郭晓冬痛哭失声,导演宣布他停止工作回家奔丧。可考虑到自己一走,整个电影的拍摄进度都将受到影响,郭晓冬选择了留下。

令人欣慰的是,电影《暖》播出之后好评如潮,并斩获了东京电影节的金麒麟大奖。郭晓峰得知喜讯后,第一时间赶回老家,在父亲坟前,用手提电脑把弟弟主演的电影从前到尾放了一遍。他哽咽着对“父亲”说:“爹,您看见了吗?这是晓冬拍的电影,还得了国际大奖。”郭晓峰边说边流泪,边哭边磕头。

这之后,郭晓冬的片约越来越多,可郭晓峰的事业却始终波澜不惊,郭晓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2003年7月,一位著名编剧找到郭晓冬,请他出演电视剧《新结婚时代》的男一号。读完剧本之后,郭晓冬觉得自己和哥哥与剧中兄弟俩的经历很类似,因而萌生了推荐哥哥与自己一同参演的想法。与导演、编剧沟通后,他们高兴地答应了。

哪知,当导演向郭晓峰发出邀请时,郭晓峰却态度坚决地回绝了。很多人背后讥讽道:“你以为自己是多大的腕儿啊,给你机会还不要。”在别人一片不理解中,只有郭晓冬读懂了哥哥:他虽然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一点儿也不想沾自己的光,要强的哥哥不希望自己被别人说,是通过弟弟得到这个机会的。从那以后,郭晓冬再也没向导演和制片方提过哥哥,还和哥哥一样,隐瞒起了兄弟俩的关系。

《新结婚时代》播出后,在全国引发了一轮收视狂潮,郭晓冬一跃成为一线明星和票房保障。而从一个又一个小角色起步的郭晓峰,也一步一个脚印,开始为广大观众所熟知。

2009年是郭晓峰喜获丰收的一年。这一年,他主演或参演的电视剧,分别在央视和各大卫视热播,创下了极高的收视率。郭晓峰也人气高涨,被誉为“收视福将”。

更让郭晓冬欣慰的是,郭晓峰不仅在各种角色中驾轻就熟,而且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工作室。一次,郭晓峰无意中看到一则真实的新闻报道《一个人的哨所》。受到这个题材的感染,他每天早出晚归地写本子,组班子,甚至还远赴黑龙省原型人物所在地采访,在冰天雪地中翻山越岭四处选景勘景。当电影《寂静的哨所》正式在隆冬时节的内蒙古坝上开机时,前去探班的郭晓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白天零下十几度,夜里零下三十度,最冷时甚至达到零下三十九度!

可是,就在这种酷寒环境中,主创兼主演的郭晓峰不但从头盯到尾,还得按剧情要求,在冰天雪中拍摄洗澡的戏分。实拍时,郭晓峰脱得只剩下裤衩,冒着四起的寒风,他将一大桶雪直接从头浇到了脚底,在哥哥那倔强的身影里,在冰雪与肌肤的零距离接触中,一旁观看的郭晓冬非但没有感到刺骨的寒意,反而升腾起说不出火热,他无比钦佩地说:“哥,你的这种劲头,我不服都不行!”

我是真的,亲情与真诚永远闪亮

2010年年初,郭晓冬荣获了由中国伦理学会评选出的中国演艺界十大孝子之一。获奖后的郭晓冬十分兴奋:“有了孝,就会拥有一切,相反,失去了孝,就会失去所有。孝不是了不起的美德,对父母的爱应该是每个人内心里流淌出来的一种感情。”这次获奖,让兄弟俩的情谊更浓了。曾经有人问郭晓峰:“你没有得到这个奖,心里在不在意呢?”郭晓峰大度地说:“弟弟照顾老人多一些,他得奖完全在情理之中!”

这年4月,郭晓冬喜上加喜,妻子程莉莎在协和医院顺利产下一个重达5斤8两的男婴,兴奋的郭晓冬在微博上接连发出两条短文,和自己的粉丝群一起分享这人生中最值得珍惜与怀念的一刻——

“12:27 母子平安,是我最大的幸福。从此我的奶爸幸福生活就要开始啦!”

“12:58 此时此刻觉得全天下的母亲们都太伟大了!感谢我的母亲,感谢我的老婆!”

事业与家庭均取得了圆满,郭晓冬的心里并不平定。哥哥从前有过一段很美好的感情,可是由于性格上的差异,最终和对方分开了,目前他还是单身一人,身边根本无人嘘寒问暖,更重要的是,哥哥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不再年轻了,他应该有自己正常的感情生活。

放心不下的郭晓冬四处为哥哥介绍对象,可郭晓峰却不“感冒”。这样的境况过了大半年后,郭晓冬决定找个机会好好劝说一番。一次,郭晓峰拍了一个多月的外景戏,回到北京后,郭晓冬马上摆下家宴犒劳哥哥。郭晓峰最喜欢吃的就是山东的炸酱面,郭晓冬让妻子程莉莎外出“偷师”,在北京的一家老面馆学习了做法,还特地买来了中筋面粉,用鸡蛋和面。

知道这顿饭十分重要,程莉莎在炒制炸酱时尤其细心。当郭晓峰开心地吃着鲜香的面条,并倾羡地对郭晓冬夫妻俩说:“你们可真幸福啊,好得就像一个人似的。”忙活了大半天,郭晓冬等的就是哥哥的这句话,他趁机对郭晓峰说:“幸福得让你嫉妒了吧?说真的,你也该成个家了!”程莉莎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大哥,你的幸福与否,是我俩最大的心事!”

骨血之情与贴心的话语,勾起了郭晓峰对往事的回忆。人生怎能沉溺于过去的漩涡呢?郭晓峰动心地说道:“你俩放心,我一定走出从前的阴影,毕竟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丽的风景,需要我去发现。”顿了几秒钟,他语气铿锵地宣布:“三年之内,我一定也组建一个和谐美满的家!”郭晓冬激动地抓住了郭晓峰的手:“哥,这是几年来最最让我欣慰的承诺……”

解开了这段心结后,郭晓冬继续联手郭晓峰一路向前。这年10月,兄弟俩同时进驻《我是真的》剧组,这部戏中兄弟俩要分饰同一个角色,也就是整容之后的地下党员“桑义州”。

进入剧组后,郭晓冬很快发现,哥哥的角色很不好演,因为除了演技上的考验,更重要的是,为了逼真地表现出“变脸”后的效果,哥哥他必须通过“特效化妆”,让外部形态接近人物形象。实拍的第一天,郭晓冬便亲眼见证了哥哥化妆那骇人的一幕:化妆师先将他的头发染白,然后对眉毛进行修剪,不符合人物原型的地方,要用镊子一根根地拔掉,郭晓峰痛得龇牙咧嘴,除此之外,右半脸部的汗毛要全部刮去,用酒精将毛囊全部杀死后,再在上面刷上黏稠的酒精胶,贴上一块人造皮肤……这次化妆整整用去了三个多小时。

因为不透气,郭晓峰的脸上奇痒无比。中午休息时,郭晓峰担心弄坏脸上的妆,根本不敢睡觉,只能坐在椅子上小憩一会儿;晚上卸妆后,郭晓峰的脸上因为发炎又红又肿,郭晓冬要经常帮他涂抹药膏,这样他才能坚持第二天拍戏。

剧中,郭晓冬的戏份更不轻松,变脸前的“桑义州”有许多马上戏与动作戏,危险程度很大。郭晓峰对郭晓冬说:“实在不行的话,你就找导演要一个替身,毕竟你的肩膀上还打着钢钉呢!”原来,在以前拍摄电影时,郭晓冬的肩膀锁骨严重挫伤,最终断裂。面对郭晓峰的关心,郭晓冬却拒绝了:“用替身的话,节目很难出彩儿,也不是我本人的性格。”就这样,郭晓冬忍着肩伤的困扰,一路坚持下来。可是,要强的他很快为此付出了代价。片场第一次转场的时候,他的右肩剧痛起来,整个胳膊都抬不起来。想到第二天还要拍片,郭晓冬担心耽误了整个拍摄进度,于是强忍着疼痛,让郭晓峰将自己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为了不影响拍摄,郭晓冬只进行了简单的封闭治疗处理,便匆忙返回了剧组。

第二天,恰好是郭晓冬的一场马上戏,由于手部酸软无力,郭晓冬坐在疾驰的马匹上时,感到没有办法抓牢缰绳。果然,在向一处陡坡疾冲时,马匹一个跳跃,郭晓冬重重地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后背被乱石硌得鲜血直流。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坏了,郭晓峰更是一个箭步跑了上去。没想到,郭晓冬却很快地爬了起来,对哥哥说:“没事儿,这点儿小罪和你化妆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郭晓峰的眼眶一下湿润了:“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2011年10月,《我是真的》登陆六大卫视后,顿时掀起收视狂潮,郭晓冬、郭晓峰兄弟分饰一人,那种兄弟之间与生俱来的微妙感觉在这两个角色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接受采访的兄弟俩回忆起从北漂到踏进演艺圈的那段艰辛,还有相互间的关照与鼓励时,均眼眶湿润,动情良久。也许,当记忆缓聚成河时,浮华与喧嚣都会渐行渐远,沉淀在心底的唯有闪烁着微光的亲情与真诚……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