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记忆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6-(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0:53 阅读: 来源:记忆枕厂家

夜静尘贴近郦红柳,与她鼻息相缠,含笑道:“本王救了你,你不感激也就算,却要恩将仇报,好让本王伤心!”

他的气息滚烫,呼吸也陡然间变急促。

郦红柳莫名的心跳加速,一股道不明的情愫萦绕心田,她烦躁这种感觉,不悦地撇开头,不看他道:“混蛋,你沾了我便宜!”

夜静尘咂嘴,柔声道:“本王不叫混蛋,本王有名有姓!你可以唤本王静尘,或者,尘尘!”

额,郦红柳觉得自己要吐了。

大骂道:“夜静尘,你还能再恶心点不!”

夜静尘嗤笑,将她撇开的脸摆正,食指抚着她娇嫩的唇瓣道:“或者,唤夫君也行,反正你身上每一处,本王都已看过,摸过!”

“你……”郦红柳气结,觉得这妖孽不说话要死,说话更要恶心死人。

这邪王简直就是个无耻之徒,亏他还是出自皇族。

“不说话,本王权当你默认!往后,你心里只能有本王,不许再有别的男人!”

郦红柳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反正她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只好装哑巴,让他自说自话。

两人就这么闹腾着,洞外夜静尘的侍卫传话道:“王爷,圣上传人来宣您回京议事!”

夜静尘闻声身躯一顿,回道:“知道了!”

说时起身,自顾自拾了衣袍穿起。

郦红柳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摆脱这妖孽。

郦红柳回到海春院时,海春院早炸开锅。

芸娘见她回来,哭丧着脸迎道:“妈妈您,可是回来了!”

郦红柳料定昨晚官府的人来过海春院,结果呢,这吃软的芸娘没能挡住,这不今日,海春院就被官府封场清查,院里冷清的连个鬼影都寻不到。

“怎么回事?”郦红柳假作镇定道。

芸娘将昨晚官府搜查刺客一事娓娓道来,郦红柳闻之,杏目一横道:“他们哪只眼睛瞧见我窝藏刺客!开馆,做生意!”

芸娘见她开口,忙指挥人打开院门迎客做生意。

只消片刻,海春院又恢复往日热热闹闹的景象。

可是她这样公然与官府作对,少不得引人注意。

夜阑溱没擒到刺客,心里十分不甘,听闻属下来报说,有可疑之人进过海春院,他立马派人查封了海春院,哪知,那海春院背景不小,朝中竟有人帮着说话,消息很快传至圣上耳中,他就被传去训话。

再后来,他听说,九王叔夜静尘昨夜出过城,当时马车里还带着个女的。当时场面有些不堪,但女人的特征极像他要擒拿的刺客,他便将这事禀告他父皇。

老皇帝倒也圣明,立即宣召夜静尘过来问话。

夜静尘见到老皇帝一惯目中无人,胆大放肆。

听闻夜阑溱说是自己把刺客送出了城,嗤笑道:“那皇兄的意思呢?”

老皇帝对夜静尘的放肆大胆,早已深恶痛绝,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尚还不能定他的罪,只得训斥起夜阑溱。

“溱儿,不得对九王叔无礼!”

夜阑溱为不驳老皇帝面子,只能拱手给夜静尘陪不是。

夜静尘望着一脸吃瘪的夜阑溱唇角弯弯。

夜阑溱从老皇帝那出来,越想越气,不死心地带着一队人亲自来了海春院。

郦红柳没想到夜阑溱会亲自来搜找,不过她的伤势已见好,不用担心会被他发现,便出门相迎。

“殿下凭什么说我海春院窝藏刺客?可是有证据?”

今日的夜阑溱一袭紫袍,头戴九龙玉冠,看样子刚下朝就急着奔来。

此时的他面上已凝结寒霜,狭长丹凤眼一眯,冲着对面的郦红柳冷喝道:“什么意思?”

郦红柳发觉这男人装傻的可笑。

他带着人来查她的场,她身为老板,跟他要证据,完全合情合理,他竟装起傻来。

“殿下可是亲眼瞧见刺客进了我的海春院?”郦红柳耐着性子问他道。

夜阑溱凤眸点漆,瞧着眼前的女人,总觉相熟的紧,尤其是那两道犀利锋锐的眸子,不觉对郦红柳来了兴趣。

“这个,倒不曾!不过,本殿下倒是对妈妈你有了兴趣!”

他这一说,把众人吓一跳。

郦红柳闻声唇角勾勾,道:“殿下想找相好的姑娘明说说是,何必将妈妈我拉下水!”

夜阑溱眸光深邃如海,望着郦红柳眸里带着股探究。

不等郦红柳回神,他身影一晃,到了她跟前,攥住郦红柳的一只手腕,顺道摸起手脉。

好在郦红柳已将内力封住,此时看来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哎哟!死相,好疼!不懂怜香惜玉啊!”郦红柳嘶哼起。

心里却在冷笑:夜阑溱,好戏才刚开始!当年你欠我的,定然十倍相还!

夜阑溱察觉她望自己的眸光异常森冷,这不该是个老鸨瞧客人的目光,却也不是普通人的眼神,而是像个仇人。

她恨自己!

夜阑溱心下一怔,干脆攥着郦红柳的手,将她拖至三楼的豪华厢房内。

郦红柳强忍着出手的冲动,可是被夜阑溱这般擒着,让她十分被动。她灵机一动,用老鸨一惯的口吻笑道:“殿下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温柔的、冰冷的、泼辣的……”

她如数家珍的报出海春院的各个花魁。

夜阑溱俊眉拧结一团,一掌击在案上喝道:“够了!本殿下没闲心与你胡扯!说,昨晚你去哪了?”

郦红柳料知她昨晚不在海春院的事,定是芸娘说出去的,只怪这芸娘骨子软,经不住吓。

“真要说么?”

郦红柳故作娇媚道。

“说!”夜阑溱一本正经道。

“人家,昨晚自然是陪客人去啦!”

郦红柳说得半真半假。她昨晚确实陪着一个人,不过那人不是她的客人,而是这太子爷的九王叔。

“名字?”夜阑溱无心与她闲聊,言语变得生硬。

郦红柳唇皮弯弯,眸光带着几分得意,却不经意地被夜阑溱瞧去。

夜阑溱再次扣住她的手腕,凑近她道:“可是九王叔?”

郦红柳心思溜转,原来夜阑溱一直在套她的话,目的不是刺客,而是夜静尘。

看他这怒意滔滔样,莫不是从夜静尘那受了气。

她张着唇,犹豫起要不要说。

这时夜静尘神不知鬼不觉地步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脸尴尬的芸娘。

“对不起妈妈,王爷说找您有事,我说您正忙着,他就直接找了来!”

郦红柳朝芸娘瞪了一眼。她自然是气芸娘的没用,连个人都挡不住,可又庆幸夜静尘的到来。

---- 作者寄语:今日到此,明天白天有事,晚上才有喔,明天晚上见了!

福田雾炮抑尘车厂商

江苏七孔梅花管20年生产经验

细颚式破碎机莱芜移动式细颚式破碎机产地货源

阿拉善电力管大弯头性能优势特点

长安冷藏车3米专卖批发

3吨多利卡压缩钩臂垃圾车

苏州地埋MPP电力管&

锐凌BJJ20AR1D大流量液压油加注机

扫路吸尘车配件价格湖北厂家

咨询宜昌CPVC电力管重视安装方法